您当前所在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股民好累!继暴风影音之后,2019年第10个上市公司老板被抓!

发表日期:2019-08-02

我国股民真是日理万机,要担心国际形势,害怕特朗普半夜发Twitter,忧虑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还要为董事长操碎了心:担心董事长行贿,担心董事长涉嫌杀前妻,担心实控人涉黑,担心董事长通过不正规手段,送女儿读名校,担心董事长是不是变态喜欢猥亵女童……

现在,又多了一种担心了:担心董事长虚开发票……
2019年,已有10个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捕。


7月28日,暴风影音实控人冯鑫,因此前用20倍杠杆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A时涉嫌行贿,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此时,在2015年市值曾高达400亿元的暴风集团,市值仅剩20.8亿元,跌去了近95%。

冯鑫


昨天(29日),ST天宝董事长黄作庆,因涉嫌虚开发票罪,被大连公安逮捕。此时,在2010年市值曾高达123.56亿元的天宝,仅剩下10.7亿元市值,跌去了91%。

本文将为大家细数今年被捕的10个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并探析暴风影音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悲剧背后的原因。
 
一年被抓10个
下面是援手君整理的2019年被抓的10个上市公司实控人:

上图还不是完全的统计,上述公司中,博信股份、派生科技、ST天宝、暴风集团的股价走势都是“一跌到底”式的,可以说,股价走势似乎注定了实控人被抓的命运——临危必乱,一乱必被抓,被抓更乱,直到退市……暴风和ST天宝就几乎完全契合这个规律。


暴风为什么陨落?

目前20岁以上的人应该还记得PC时代,暴风影音的重要性。电脑卡,网速慢是那个时代的记忆,像现在这样打开优酷、爱奇艺来看在线高清视频,在那时是不敢想的,于是先下载五花八门格式的电影,再用万能播放器——暴风播放,于是暴风影音成为那个时代的“装机必备”软件。

虽然用户群体数量非常庞大,但是在变现的道路上,暴风却走得并不顺利。最直接的方式是弹窗广告,其次是视频前的广告,但是这两项都会极大牺牲用户体验。

在版权监管还不那么严格时,外国影片上映不多久后,就能率先在暴风影音上观看,所以视频前的广告收入还尚有一些,但是版权监管变严格、版权费用水涨船高后,暴风的片源急剧变少,广告就几乎没人看了。

现在,暴风自知时日不长,已经在今年推出了一款无广告、无弹窗、连在线视频都没有的“纯播放器”,暴风在这款应用程序中写着:
“暴风影音诞生至今,已经陪伴中国网民度过16个年头,此次发布不仅是其产品的再出发,更是暴风的使命与价值的回归。未来,我们将专注本地播放的需求,还中国网民一个简单的本地播放器。
事实上,并不是暴风突然想“回归初心”,而是它在版权上栽了大跟头,公司短期内无力回天,在线视频的版权几乎丧失殆尽,根本无能力与优酷爱奇艺等进行竞争。反正竞争不过,不如留下一个干爽、不打扰、具有极大用户粘性的纯工具类的播放器,以便做日后翻身的火种。

那么,暴风栽了个什么样的版权大跟头呢?
 
版权的大跟头

这又是一个蛇吞象的游戏。

暴风知道内容源版权的重要性,而在2016年,是体育版权正火热的时候,于是它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A。

彼时的MPA,手握意甲、欧洲足球锦标赛、法网等多个顶级体育版权资源,公司估值14亿美元,但暴风体育只做了2亿元人民币A轮。

为了收购MPA,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群畅金融成立产业并购基金“浸鑫基金”,使用“优先-夹层-劣后”的结构,撬动了52亿元的资金,其中优先级32亿,夹层10亿,劣后级10亿。

所谓“优先-夹层-劣后”就是设定好不同的责任(风险)和收益,优先级一般是固定收益,几乎不承担风险,劣后级承担最大的风险,也获得最大的收益,夹层居中。这种设定能够最大程度地加大杠杆,在这次的结构中,冯鑫认领了劣后级。

冯鑫敢冒风险,资本们也愿意陪他玩,所以过程挺顺利,MPA被成功收购。

但是,暴风花了天价买回来的,却只是一个壳子,不到两年,MPA破产。

只能说,暴风的团队不仅对欧洲的体育版权圈子不熟悉,对法律问题也没有处理好。

体育一直是一个烧钱的圈子,只属于欧洲最有钱的那一批人,而欧洲的“贵族”们,像传统贵族一样,具有非常封闭的圈子,如果你不属于这个圈子,那么你根本就不可能谈买版权的事情,也就是说,欧洲体育版权,就是个圈子人脉的生意。

所以MPA公司最值钱的,是那几个拥有顶级人脉的人,而暴风在收购时,却并没有限制他们在收购后离职,于是MPA被收购后,几大创始人拿到巨额的现金后全部离职,在其他的版权公司过得非常滋润,留下一个标价十几亿美元的空壳。MPA原有的版权在2018年很快到期了,后续的版权,由于不再有人脉,根本没有MPA的份。

本来这可以避免。

在收购科技公司、版权公司这类“员工是最值钱的公司资产”类公司时,收购方一般都会与被收购公司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也就是限制被收购公司的核心员工离职后加入或创立有竞争关系的公司。如此重要的一条,居然在价值14亿的收购案中被暴风、聘请的顶级中介机构、财务顾问集体忽视了,实在让人惊掉下巴。
 除了版权,让冯鑫走入绝路的,还有他签的“连带责任书”。

连带责任的“坑”

上面提到,暴风和光大设计了一个“优先-夹层-劣后”的结构来杠杆最大化,冯鑫认领收益最大但风险也最大的“劣后级”。同时,他还签了一个兜底的“连带责任书”。

本来,公司制的发明,就是为了能够让企业家在公司破产时,自己的个人财产能够保住,不用承担连带责任,激发民众的创业热情,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资本属于掌控话语权的一方,为了降低自己的风险,往往会要求企业控制人签订连带责任书,昨天被抓的天宝董事长黄作庆也踩了这个坑。

当时,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了一份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MP&Silva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这份协议的签订就意味着,冯鑫为光大资本的投资兜底,承诺MPS收购后注入上市公司,如果不能回购,则冯鑫要为此承担连带责任。

MPA很快破产,当然不能再注入上市公司,光大资本的投资不能退出,按照约定,冯鑫要履行连带责任。

这个收购案导致光大证券2018年的净利润同比下降96.57%,成为券商行业亏损之最。另一当事方暴风集团则计提了1.9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实际上波及到的远远不止这几家公司,还有银行、地方国资委踩了这个雷。

杠杆也好,神操作也好,贿赂也好,当你能办成事,让参与者都挣钱时,大家就不会计较这些,但玩砸了,让大家都亏了钱,那除了尽可能追回损失,过程中的一些细节也要开始追究。所以在这场戏中,贿赂根本不是重点,而是暴风让大家亏钱,玩砸了。

—END—

上一篇:法官给企业防范经营风险的20条建议,值得收藏 返回列表 下一篇:胜诉资本与众鑫科技达成战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