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新晃一中操场沉冤16年:舅舅和外甥的黑白两手运作

发表日期:2019-06-25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窦娥冤》唱词

中国元代杂剧《窦娥冤》中,窦娥被押赴刑场行刑时,大喊:“天那,兀的不痛煞我也!”最后,窦娥的穷书生父亲考上京官后回乡,这才沉冤昭雪。

2019年6月23日,湖南新晃一中操场跑道下挖出的尸体经DNA检测,确认为16年前失踪的教师邓世平。

为此奔走16年的邓世平儿子邓蓝冰在微博上发了两个字:悲痛。

冤骨重见天日

2019年6月23日,怀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经DNA检验鉴定,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尸骸为16年前的失踪人员邓世平。至此,邓世平失踪案终于取得进展。

16年前的案子,今天还能取得进展,是因为今年4月,该县查获晃州镇杜少平等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经公安机关审讯深挖,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罗某某、高某某供认其杀害邓世平及埋尸的犯罪事实。

央视新闻的记者拍摄了现场的详细图片:

事发地,湖南省怀化市,位于湖南省的最西边,与贵州省接壤

由于目前正值暑假,给封锁现场等工作带来了便利

新晃镇位于“几”字形河流的弯曲处

人间蒸发

16年前,邓世平是新晃中学的后勤工作负责人,当时学校正在建设塑胶跑道。根据邓世平的儿女整理的举报材料描述,失踪当天,邓世平和姚本英老师以及该工程包工头杜少平在工程指挥部二楼(两层平房的二楼偏辟处)商讨工程扫尾工作,讨论完以后,未到下班时间,姚本英与邓世平在一起下象棋。

杜少平坐了一会儿就出去叫民工罗德光在楼下喊姚本英说找他有事,姚本英闻声放下棋子下楼和民工罗德光见面。姚本英、民工罗德光二人一同走到高中部教室过道门口时,民工罗德光对姚本英说:“杜老板(杜少平)要送柑子给你,你自己到市场上去选购。”

姚本英不肯去,转身要回到办公室,却被罗德光扯住衣襟,姚本英还要走,却被罗德光抱住,不让其回去,经过一番拉扯之后,姚本英向办公室走去,当走到办公室楼下快到楼梯边时,看到杜少平站到楼梯上,被杜少平挡住,杜少平说:“下班时间快到了,快回家吃饭去。”姚本英问:“邓世平呢?”杜少平说:“邓世平一个人在办公室烤火。”于是杜少平、姚本英两人走了,而邓世平消失在工程指挥部办公室里。

从此,邓世平消失。

邓世平的儿女在父亲失踪后,便猜测父亲已经遇害,并猜测凶手是杜少平和时任校长黄炳松。并怀疑他们把父亲的遗体埋在了新建的操场下。

原来,2003年,新晃一中计划修建400米跑道。这个工程,在对外招标过程中被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以80万的价格拿到。

先来梳理一下人物关系:

拿到这个合同之后,包工头和校长却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安排财务部付工程款140多万元。除了拿多钱,杜少平还偷工减料,把这个工程搞成了豆腐渣。

作为负责工程质量监督管理的专职人员,工程质量由邓世平签字把关,在大家的认知里,他是一名正直的党员。所以他做了三件事:

1、向学校领导提出异议,说不该付这么多钱;

2、验收工程时,遇到不合格的,拒绝签字;

3、找来校长一起亲自查看验收,邓世平当场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墙体,结果石头墙大部分垮了;

由此杜少平曾多次对其他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此外,怀化市教育局还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经济问题,这封信转到了县教育局。县教育局有人告诉了校方,杜少平怀疑是邓世平写的。这封信的出现,让杜少平更加憎恨邓世平。

由此,邓世平的家人认为,凶手是杜少平。而另一件反常的事发生,让他们的猜测离真相更近了:

邓世平元月22号失踪前,工地上有一个多月没有推土,校长偏偏在元月23号亲自指挥推士机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推土机推过的地方有两个坑,邓世平家人怀疑这其中就是掩埋邓世平的地方。

按理说,杜少平和邓世平的矛盾关系清晰,姚本英见证了邓世平在失踪前和杜少平在一起,事发第二天工地反常工作,这个案件应该很容易就破案了,而现实却不是这样。

四处碰壁

邓世平的家人找新晃县政法委反映情况,县政法委的杨书记对她说:“邓世平失踪是离家出走,家属要负主要责任。”

还说邓世平失踪的第二天我们就到了各乡镇去调查去了,但邓世平家人后来发现,他们没有去调查。

向警局报案,警局一直不受理,最后在人大代表的帮助下,才报上了案,并且只备案而没有立案。

2003年5月,邓世平的母亲找到县检察院,想请他们帮助破案。当时的检察官对她说:“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的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政府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的关系都相当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

2003年3月,邓世平家人针对邓世平失踪案.向省公安厅寄了有关材料,省公安厅对此事非常重视,并将此案转给了怀化市公安局进行调查。怀化市公安局指派了邓水生的警官负责此案。

拖了一年多,案件一直没有进展。邓世平家人跟踪了解发现,邓水生警官当时在现场的墙上采取到了血样,准备带去跟邓世平爸妈的血液做DNA鉴定,但结果当晚在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怀化了,再也没有下文。

就这样,这个案件一拖就拖了16年。背后究竟是什么力量,即使是省厅的重视,也换不来案件的侦破?

对手强大

上一张人物关系图是不全的,下面这张是更完整的关系图:

这就是黄炳松社会交际广泛的背后含义——仅亲属,就已经涉及当地各个部门。这并不是罕见的现象,在中国,每个小地方的官员系统,基本都是被几个家族垄断着。对此想做进一步了解的请阅读北大博士冯军旗的博士学位论文《中县干部》。

而杜少平呢?根据当地警方通报,他是黑恶势力团伙成员,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罪。曾在新晃县工作过的新晃籍官员介绍称,杜少平是个“恶”人,招募了一群“小弟”,只要能挣钱,高利贷、涉黄都敢搞。

从天眼查获知,他名下有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新晃夜郎汽车客运两家公司。

一个黑恶势力成员经营着一家叫“夜郎谷”的休闲中心,这很容易理解,他为什么又经营着客运公司呢?因为客运公司是垄断经营,而且盈利能力稳定,所以客运和砂石一样成为了黑社会的青睐行业。

也就是说,杜少平和黄炳松两个人,一个黑一个白,暗处捞钱,明处掌灯,在新晃混得风生水起。

面对杜少平的这个背景强大的黑恶势力,应该说,当地公安局16年没破案也在情理之中,并且,应该永远都成了一桩死案,但事情却并不是这样。

公安局突立奇功

新浪湖南的新闻报道提到: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近日进驻湖南省开展扫黑除恶督导工作。根据安排,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督导进驻时间原则上为1个月。督导进驻期间为2019年4月1日一4月30日。

4月1日到4月30日督导组在长沙,怀化市新晃县在4月15日左右就宣布,抓获了杜少平等犯罪嫌疑人。此外,怀化市还打掉了其他涉黑涉恶团伙43个,位列全省第一名,起诉案件69件,325人,李安查处腐败和保护伞132件,处分78人。

一个线索充足的失踪案破了16年的怀化市,在半个月内突然像打通任督二脉,没有任何外部力量的帮助下,突立奇功。

在审讯过程中,杜少平涉黑团伙中一名成员交代,2003年自己曾受令于杜少平将邓世平的遗体抬往正在施工的新晃一中操场工地,至此,邓世平的遗骨才得以重见天日。

后记:

援手君作为一名律师,看到元朝时期的窦娥的冤死要靠父亲做了京官回来才能昭雪,六七百年过去了,我们依然存在这样需要京官下来才能昭雪的冤屈,岂不也是“天那,兀的不痛煞我也”?


援手君在查看新晃一中地图时发现,它坐落于河流的“几”字形处,河道弯曲到这种形状,会不利于泄洪,容易引发洪灾,是时候来一个截弯取直了。

援手律师将对此案持续关注,给大家带来更为详尽的法律解读,敬请期待。

上一篇:胜诉资本与众鑫科技达成战略合作 返回列表 下一篇:深圳被坠窗砸伤男童已去世,我们依然暴露在这危险之中